雀巢中高端奶粉发展陷困局

  雀巢中高端奶粉发展陷困局

  雀巢现在不仅面临着各地方政府给其收购原奶的任务压力,另一方面其不少产品市场还没有真正打开,甚至有些计划尚未实施,自然在原奶方面没有那么大的需求

  近日,又一起原奶供应矛盾在乳业内引起关注,雀巢与上游供应商现代牧业双城牧场的合作由于雀巢减少原奶收购而出现裂痕。

  “双城牧场项目落户时,明确表示投资建设双城牧场是为了供应原奶给雀巢公司,但是实际并未全部收购所产原奶。”现代牧业相关负责人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在近两年原奶出现过剩,消费萎缩,进口奶粉、液态奶需求大增的情况下,国内原奶供应商的日子并不好过。

  而现代牧业的合作伙伴雀巢同样不轻松,其2016年半年报被彭博社评论为“2009年以来增长最慢的一份半年报”。

  强强联手并没有上演预期中锦上添花的戏码,反而把彼此的伤疤公之于众。

  原奶收购缩水近八成

  2013年末,由于国内国际市场奶源缺口大,双城雀巢公司一度闹起“奶荒”。

  现代牧业双城奶场项目正是从2014年初开始筹划,根据黑龙江省畜牧兽医信息中心消息显示,2014年2月13日上午,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玉刚同雀巢公司大中华总部相关人员一同考察了双城市适合建设规模奶牛场的用地。

  当时的报道还表示:雀巢对鲜奶的需求量巨大,根据双城市与雀巢、以及雀巢与两家企业达成的协议,今后双城雀巢将集中收购现代牧业等3大奶牛场的鲜奶,每公斤奶价将高于省内其他奶区0.5元。

  2014年3月,现代牧业总裁高丽娜公开表示合约已经起草,会尽快签约。虽然雀巢一跃成为主要客户之一,但高丽娜强调:“这个两万头牛的牧场可以每天产300吨奶,但我们不一定要全部给雀巢,可能只给70%,这事还没具体谈。”

  然而近两年的时间中,乳制品市场也频生变故,双城牧场的实际产量并不如预期,却也远比不上雀巢收购缩水的程度。

  事情早在2015年就已出现变化,当年7月,双城奶场正式生产原奶,但雀巢收取的原奶却不到总产量的一半。

  而直至2016年初,现代牧业才与雀巢正式签订采购合同。

  现代牧业方面介绍,目前双城奶场每天产奶180吨左右,而雀巢的每日采购量从2015年最高的80吨左右,逐渐减少到每日30吨。而在今年9月稍有回升,增加到每日40吨。

  即使按照当时现代牧业透露的70%的收购量计算,雀巢每日收购量从210吨减少到目前的40吨,缩水近八成。

  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每天170吨的原奶可用于生产20-22吨左右的奶粉,一年累计下来超过7000吨奶粉,“这是相当大的规模了”。

  记者通过邮件询问雀巢减少收购原奶的具体原因,雀巢并未作具体回应,只表示:“我们和现代牧业是商业伙伴。我们感谢这一合作关系,这是一种建立在相互尊重和履行合作协议的友好关系。

  并非首次拒收原奶

  雀巢在华拥有三大奶源基地,分别位于黑龙江双城、青岛莱西和内蒙古呼伦贝尔。

  “

  除了自己的奶源基地,雀巢原本在黑龙江双城、山东都有一些合作的奶场,也包括像辉山这样的合作企业。而此前,雀巢在黑龙江、山东等地都出现过拒收原奶的情况,也引起过不少当地养殖户的不满,不过这些问题都已经陆续通过协商解决。”乳业专家宋亮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道。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李胜利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上半年是有史以来全世界奶牛养殖业最低迷的阶段,不仅中国奶价逼近或跌穿成本价,欧洲和澳新的奶价也已经接近成本价。

  从去年底开始,国内倾倒原奶、奶价低于成本、奶场向乳企表示抗议等情况也屡有发生。即使是向蒙牛这样的领先乳企,也因限制原奶收购数量而与供应商产生摩擦。

  在这样的环境中,现代牧业的日子原本就不好过。

  根据其此前发布的半年报数据显示,现代牧业2016年上半年亏损5.66亿元,其营业收入为25.704亿元,同比下跌8.8%,主要因为原料奶售价下跌。另外,期内奶牛养殖业务的毛利率也轻微下降,从32.8%下跌到32.62%。

  在现代牧业所有牧场中,双城牧场规模庞大,是两万头以上规模牧场。原本值得期待的与雀巢合作却并没有雪中送炭。

  此次雀巢收购原奶大幅减少,直接导致现代牧业重新寻找新的合作方而增加成本,“目前剩余的奶源主要销往吉林光泽、万家宝、惠丰、红星等企业,但是这些企业与原本就在双城拥有基地的雀巢不同,由于运输距离增大,会增加部分运输成本”。

  对于雀巢此次限制收购是否会影响到其他供应商,宋亮认为:“对于一些规模较大的奶场和企业来说影响应该不大,他们在此前的长期合作中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合作模式,但是对于一些小的奶场或者奶农供应商来说,冲击确实不小。”

  中高端奶粉产品困境

  虽然原奶市场整体并不景气,但是雀巢此番收缩原奶采购自然也与其业务发展情况有着密切的联系。

  根据雀巢最新披露的财报,上半年营收为432亿瑞士法郎,内部经营销售增长3.5%,不及预期的3.7%,实现净利润41亿瑞郎,也低于2015年同期的45亿瑞郎。

  其中,中国是雀巢公司全球第二大市场,雀巢中国营养品业务部,只获得52亿瑞郎的销售额,有机增长1.3%,营业利润率提高20个基点至23.2%。雀巢2016年半年报被彭博社评论为“2009年以来增长最慢的一份半年报”。

  雀巢称,该业务部在美国和中国都受到了挑战,整个品类的定价因素非常有限,主要是因为原料奶品价格低迷且竞争激烈,在中国尤其如此。

  “然而雀巢现在不仅面临着各地方政府给其收购原奶的压力,其不少产品尚未将市场真正打开,甚至有些计划尚未实施,自然在原奶方面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宋亮说道。

  从两年前建厂时的收购计划到现如今大幅压缩的原奶收购,这些“计划中准备生产”的产品到底去哪了?

  宋亮向记者介绍,雀巢在与双城奶场合作之初,就是希望能够使用本土奶源,生产一些定位在中高端的产品,以奶粉为主,包括一部分常温奶以及其他奶制品。

  雀巢官网信息显示,雀巢旗下的奶制品及营养品业务位列所有产品分类之首。从年龄层划分,产品定位覆盖从婴幼儿到中老年用户群。

  其婴幼儿奶粉主要包括三个系列:雀巢能恩、超级能恩和力多精。其中,雀巢能恩和超级能恩的奶源都是海外,超级能恩主要是德国进口的,京东商城数据显示,能恩价格在162到225元不等,超级能恩则是229到299元不等。而力多精则是国产奶粉,奶源是黑龙江双城,单罐价格在150元左右。而其他年龄层的奶粉产品直接为雀巢品牌,均为国产品牌。

  而在雀巢的中高端奶粉业务中,超级能恩则是主打品牌,不过其在今年上半年也遭遇业绩滑铁卢。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产婴幼儿奶粉力多精在其价格区间竞争对手就太多太强了,此外力多精因为毛利空间有限也不是非常受零售商“欢迎”。而力多精的销售业绩也始终未有抢眼表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雀巢中高端奶粉发展陷困局